严而有格与评而有效

严而有格与评而有效


——我的2016远程继续教育作业


安徽师大附中  唐俊


成都武侯祠,清代赵藩撰写的一副楹联很有名: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本人由此产生联想,在语文教学中如果我们不能审时度势地对学生的课程学习进行有效的评价,也会犯“宽严皆误”的错误。犯错误的原因很多,比如评价理念问题、评价手段问题等等。其中有一点,在我看来,是教师对“严格”一词中的“格”缺乏正确认知。


《三字经》说:“教不严,师之惰。”教师严格要求学生,天经地义。问题是——严格严格,严而有格。《吕氏春秋·论人》云:“威不能惧,严不能恐,不可服也。”这话值得我们这些从事教育的人三思。威严使人恐惧只是初级阶段,使人信服才是高级水平。


严,繁体字作“嚴”,庄重的表情也。《说文》云“嚴,教令急也。”所以繁体字上面是两个口,可能是表示不断下命令;下面是岩石的“岩”的读音,是声旁。严也有紧迫的意思。《孟子·公孙丑下》中有“事严,虞不敢请”的句子。而教师对学生严格要求最需要避免的正是由于紧迫而带来的急躁情绪或粗暴态度。比如有的教师惩罚学生时动辄罚抄写几百遍作业,这是违反人性也有悖科学的,是严而无格的表现。如有的教师因为学生写错字,一罚就罚一百遍。这是我坚决反对的,因为它不合心理科学。写五遍就可以了。一百遍,徒耗学生时间和体力,只增学生仇视教师情绪。一举两失,何苦来哉?


“格”的本义是树木的枝条互相交错抵触,因为枝条经常用来做栅栏,后来引申为标准和规则。“格”的另外一个意义是推究,古人说过,“致知在格物”。所以严的效果如何,是需要教育者经常去“格”而后知之的。


因此,严格不是随心所欲。掌握科学的标准、研究对象的特点,这样的严格才是真正的严格。大概正是基于这个理念,在英语中,表示“严格”词义的单词几乎都同时有“精确”的意思。如strict,有“绝对的、精确的”的意思;stringent,既是“严格的”,又是“令人信服的”;strictness,则是“严格、精确”。


所以,严格的要义在于细节要求的科学和明确,而不是事发后所谓的严肃处理。比如中国高速车祸多,其中一个很突出的问题是疲劳驾驶。而在欧洲,则客车上安装有计时器,规定司机每天工作不得超过12小时,违反则处理,如罚款、吊销驾照之类。如此,还有谁愿意为多挣点钱而疲劳驾驶呢?


我反对体罚学生。在语文教学中,为了严格要求,我也处罚学生,但是从不体罚。我的做法是不交作业者,在规定时间内增加背诵任务。我的理由是忘记交作业说明你记性不好,多背诵可以改善记忆力。其实这样做,客观上促进了学生的积累。其他做法大体类此。


我也反对表扬学生无据和无度。有人说,“好学生是表扬出来的”,其依据或许是教育中存在“皮格马利翁效应”。的确,教师的赞美、信任和期待具有一种激励的能量,它能改变学生的行为,从而增强其自我价值意识,变得自信、自尊,获得一种积极向上的动力,并尽力达到教师期待的要求。但是一旦滥用,学习好的学生会产生心理麻木感,差生会产生被讽刺感,从而失去效果。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关于对学生课程学习进行评价提出过明确的建议:“语文课程评价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促进学生学习,改善教师教学。语文课程评价应准确反映学生的学习水平和学习状况,全面落实语文课程目标。应充分发挥语文课程评价的多重功能,恰当运用多种评价方式,注重评价主体的多元与互动,突出语文课程评价的整体性和综合性。要根据不同年龄学生的学习特点,按照不同学段的课程目标,抓住关键,突出重点,采用合适方式,提高评价效率。语文课程评价应该改变过于重视甄别和选拔的状况,突出评价的诊断和发展功能。”我觉得这段话说得非常精辟,值得我们牢记于心中,落实于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