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杂咏诗记

今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支队参加而已,不知道媒体为什么称之为40强赛,感到可笑。后来想一想,觉得也有道理。就如今中国队的水平,碰到约旦、也门都敢输,亚洲确实也没有不强的对手了。


回顾本人自1981年以来的35年观球史,就国足而言,1981年苏永舜时期的队伍是水平最高的;1988年高丰文的队伍是最有血性的;2002年米卢的队伍是最幸运的——闯进了世界杯决赛圈,然后连败三场,铩羽而归。此后国足无足观矣。故2002年以后就不再看国足踢球,尔来一十有四年矣。


今日无事,闲翻文档,发现自己毕竟是资深球迷,以前为足球还有国足还写过几首打油诗。故整理如下,聊供同好一哂。


亚洲六强咏(选二,非七绝)


折戟沉沙吉隆坡,怅然回首新加坡。


屡败屡战语虽壮,掩面当是泪滂沱。


 


大和民族号顽强,可惜足坛无横纲。


闻说痛定思痛后,欲借洋鸡孵好蛋。


——写于1993年中国队世界杯预选赛被淘汰后


第二首写的是日本队,如今国足是难以望其项背了。同样都经历了请洋帅阶段,成败迥异,原因何在呢?体制抑或文化?


沁园春·观世界杯【打油体】


绿茵盛会,万众瞩目,八方聚焦。看欧陆群星,依旧璀璨;南美诸雄,分外妖娆。一代天骄,尼日利亚,劲舞卡门试牛刀。俱往矣,数法国雄鸡,独领风骚。   


足球如此多娇,引无数球迷竟折腰。叹华夏鞠坛,甲AA;神州法官,黑衣黑哨。逢韩不胜,遇日即负,屡败屡战牛皮高。怅寥廓,幸铿锵玫瑰,巾帼英豪!


——上阕写于1998年男足世界杯,下阕写于1999年女足世界杯夺亚军时


没有想到的是,孙雯之后,如今女足也基本沦落了。


2002年可能是中国球迷最扬眉吐气的一年,趁韩日主办世界杯之机,中国队在江湖油侠米卢率领下“昂首挺进”决赛圈。会有弟子作文写足球,唐某阅后题诗一首。


题弟子谈足球之习作


英雄老去气横秋,偶发痴狂踢足球。


左带右盘如醉蟹,东奔西走赛吴牛。


绿茵豪放心无力,淑女含羞笑不休。


从此金盆洗臭脚,明朝场外看风流。


——写于2002年中国队首次登上世界杯舞台三场皆负丢人现眼后


中国队未来还有机会在世界杯决赛圈走一回吗?唐某认为还是有的——中国赢得世界杯主办权就行了。否则,就是大剧院关门——没戏。


今年的十二强?时候不早了,唐某洗洗臭脚,睡觉去了。末了忽然想起老人家从前有句话说得很好,借之以结束本次闲聊: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


 


 


201641愚人节夜

赴俄罗斯教育交流札记二则

赴俄罗斯教育交流札记二则


 


201572689,我很荣幸地随安徽师大教育交流考察团到俄罗斯。主要是在高尔基故乡下诺夫哥罗德市的市立师范大学学习。该校又名米宁大学。列宁父亲曾在该校为物理系教师,列宁亦在此校生活、学习过。听了大约十次学术讲座,先后参观了米宁大学博物馆、天蓝教育康复中心、乌申斯基教育学院等。现不揣浅陋,札记二则。


 


教育的实际效果——说教与动教


 


有句话在教育界很出名,就是“寓教于乐”。寓教于乐本来是古罗马诗人、文艺理论家贺拉斯《诗艺》中提出的有关诗的作用的一个重要观点,即诗应带给人乐趣和益处,也应对读者有所劝谕、有所帮助。从字面上来理解就是把教育寄予在乐趣里。通俗的来说,就是通过艺术和美的形式来进行的一种教育方式。


在我看来,对青少年进行教育,寓教于乐主要就是寓教于动,用开展活动进行没有痕迹的教育其效果超过坐而论道的说教。这次在俄罗斯参观交流,感受最深的一点是寓教于动。就是他们非常重视营造具有教育作用的环境、场地等,并且充分发挥其作用。


米宁大学没有自己的体育馆,是租用社会上的。但是到这里活动的学生和社会人士很多,其乐融融,场面也是热火朝天。


天蓝教育康复中心的招生对象是面向全市的特长生和残疾学生,常年招生。可以说是这些学生的活动大本营。类似天蓝教育康复中心这种教育机构的设立,是对面向全体的教育理念的真正落实,解决了普通教育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在中心里面,特长生有教师进行竞赛辅导;也有智障儿童在心理实验室、劳动技能室开心地进行着游戏活动。


乌申斯基教育学院是培养幼儿、小学及特殊教育师资的学校。该校也有许多活动场地,同时还有学生许多的活动成果展示。


因此,在活动中开展教育是必须的,也是有效的。它可以凝聚力量。活动是一种粘合剂,把师生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它可以引导价值取向。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活动中的价值导向和行为导向是无声的命令,潜移默化地引导着学生。它可以激励进取。学生在活动中开展竞赛,可以激发起内驱力。它可以培育风气。让学生在娱乐中追求生活的真善美,进而培养良好的学校风气。它可以增长技能。活动的有些内容,要求动手能力很强,这不但发展了个人爱好,而且还锻炼了本领。


因为我们的学校不重视寓教于动,所以社会上各种教辅机构大得商机。


 


教育的文化功能——规矩与信仰


 


教育当然具有文化功能,但是文化不是抽象的。在俄罗斯,在其他欧洲国家(前几年两度赴欧洲游览,共10余个国家),我们感觉到其公民修养普遍比较高。这是什么原因呢?个人看法,这说明其教育的文化功能发挥得比较好。


什么是“文化”?据说关于其定义有200多种。这里我们说简单的。据《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解释:“文化是人的知识、信仰、行为的整体。”而在汉语系统中,文化的本义就是以文教化,它表示对人的性情的陶冶,品德的教养,本属精神领域之范畴。台湾的龙应台对“文化”则有非常感性却非常精当的说法:


“文化?它是随便一个人迎面走来,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颦一笑,他的整体气质。他走过一棵树,树枝低垂,他是随手把枝折断丢弃,还是弯身而过?一只满身是癣的流浪狗走近他,他是怜悯地避开,还是一脚踢过去?电梯门打开,他是谦抑地让人,还是霸道地把别人挤开?一个盲人和他并肩路口,绿灯亮了,他会搀那盲者一把吗?他与别人如何擦身而过?他如何低头系上自己松了的鞋带?他怎么从卖菜的小贩手里接过找来的零钱?如果他在会议、教室、电视屏幕的公共领域里大谈民主人权和劳工权益,在自己家的私人领域里,他尊重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吗?他对家里的保姆和工人以礼相待吗?独处时他如何与自己相处?所有的教养、原则、规范,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他怎么样?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他人、对待自己、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在一个文化厚实深沉的社会里,人懂得尊重自己——他不苟且,因为不苟且所以有品位;人懂得尊重别人——他不霸道,因为不霸道所以有道德;人懂得尊重自然——他不掠夺,因为不掠夺所以有永续的智能。品位、道德、智能,是文化积累的总和。”


如何发挥教育的文化功能?这个问题很大,不是我能够回答的。但是一得之愚还是可以奉献的。我以为当今中国教育应当重视对规矩与信仰的教育。


我们的中小学虽然有《日常行为规范》,但是为什么聚会后乱扔垃圾呢?成年后乱闯马路呢?这就是没有规矩,这就是规矩教育力度不够。一个社会如果潜规则盛行,这个社会就不规矩


何谓信仰?专家们也会下许许多多的定义。在我看来,对某种主张主义,对某人或某物极其相信和尊敬,拿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或榜样就是信仰。当下中国首先应该对青少年开展敬畏生命的信仰教育。否则吸毒、自杀,否则酒驾动辄撞死几个人、报复杀人就杀别人全家、发泄对社会不满就提刀杀向幼儿园的现象就会多发。


中国古代其实就有敬畏生命的信仰教育主张。例如古人论孝道的言论很多,除了敬养父母之外,宝爱自身也是尽孝之道。《大戴礼记•曾子本孝》说“孝子不登高,不履危”;《孝经•开宗明义章》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些既是尽孝之道,也是敬畏生命的教育。


如果我们的教育培养的人有正当的规矩也有正确的信仰,那么肯定是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形成的。


 


总之,参加这次走出国门的教育交流活动收获很多,需要时间进一步内化。最后,感谢大学和附中的领导给了我这次机会。

中国教育口号批判

中国教育口号批判


 


今年教师节,收到不少祝贺节日快乐的微信、短信。当然应该回复感谢的话。说一声谢谢,平淡了;说许多想法,麻烦了。于是手书一份《中国教育口号批判》统一回复,既谢谢问候,又发少许感言,岂不妙哉?微信真好,拍一下,发到朋友圈了。


后来觉得自己的话和跟帖的话还有点意思,于是今晚抽空,整理如下。


 


最假大空的口号:一切为了孩子,为了一切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唐某:能够包办得了吗?)


最虚假的口号: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唐某:上山下乡看看就知道了。)


最无逻辑性的口号: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唐某:输赢的评判标准在终点线,不在起跑线;因为怕输,所以家长们都开始抢跑了;于是,民办教辅机构火了。跟帖选刊:1、教育是马拉松,起跑不重要。2、知道什么时候冲刺更重要。)


最不讲理的口号: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好教的老师。(唐某:按此说法类推:没有干不好的员工,只有不好好干的老板;没有管不好的党员,只有不好好管的书记。教育如果万能,监狱还会存在吗?——此条后来写的。)


最后唐某克隆李商隐诗句答谢问候的朋友们:


此日师生互拍马,何年弟子来吹牛?


(很多人觉得有趣。其实是唐某寂寥了。还好,有一个弟子读懂了。)


补记:其实批评、批判都是中性词。文学批评、《中国文学批评史》并不是都在说文学或中国文学的坏话,只是分析评价的意思而已。记得鲁迅先生说过大意如下的话:我现在只有而已而已了。又及,今年是第31个教师节,亦唐某教书31周年。去年唐某本来打算写一篇文章,但是感觉开头像遗书,所以没有往下写。现在只记得开头几句是:


余致力国民教育凡30年,深感教育尚不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后面记不得了。不说也罢。最后一句:教师节如果保留,改在孔子诞生日才有文化之根。


 


2015921灯下漫笔

清代教师的待遇

清代教师的待遇


                               ——读《儒林外史》小札


教师待遇低,似乎是一个历史问题。“家有隔夜粮,不做孩子王”这句俗语出自何时,何处,笔者不知,但肯定“历史悠久”。解放前重庆某晚报有一首打油诗写教师之困窘颇传神:


一身平价布,两袖粉笔灰。


三餐吃不饱,四季常皱眉。


五更就起床,六堂要你吹。


七天一星期,八方逛几回?


九天不发饷,十家皆断炊。


近日闲翻《儒林外史》,发现其中对“教师待遇问题”有多处涉及,《儒林外史》虽是小说,但相信既以“史”号书名,大抵不脱那个时代之真实,故不妨介绍几个数据。


未进学前的周进,在薛家集教书,每年馆金十二两银子,但第一个月的“贽见”,合拢了不够一个月饭食费(《儒林外史》第11-1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下不注出处者,均引自该书)。


又一位虞博士,因为“进了学”(即考取秀才),再做教师“档次”高一点,每年三十两银子(第244页)。


但是如果富贵人家子弟“进了学”,则给教师的奖金还算不菲(与“工资”相比),韦四太爷教的一个学生中了秀才,家长一次谢了他二十四两银子(第228页)。


以上是“中小教师”的情况,再来看看与“文化教育事业”有关的其他方面情况。


同样是这个虞博士,搞“第二职业”,带着罗盘替一个郑某人看葬坟风水,一次即得酬金十二两银子(第244页)。郑某看来是个“大款”。如今手相、占卜、八卦之类皆是需振兴之传统文化,虞博士生于今日,或许转行?


但是虞博士仍然于教书之余钻研“学问”,苦读至五十岁高中进士,只因太老实,履历表上如实填写岁数(别人六十岁却不写“实在年纪”),天子嫌老,翰林未做成,补为南京国子监博士(可算大学教师)。饶是如此,风光大胜从前:


——为人写一篇碑文可得礼银百两,转以八十两托杜少卿代作,尚是人情(第247页);


——赏管家一个使女,身价银十两一分不要(同页);


——一个表侄来求赞助,想租房子,一次给了二十两银子(第248页)……


看来古代大学教师待遇不低,且据汪曾祺先生《国子监》一文(文载汪先生自选集,漓江出版社)介绍,清代国子监祭酒(大学校长)一年俸银一千二百六十两,但每年卖大学文凭(国子监“监照”)学校可收入十四万两,校长个人所得五千两左右(远胜“基本工资”矣),连“工友”得此项“创收”,也接近一年三百两。汪先生们算了一下,每年不经过入学和考试只花钱买证书的人约有八十二、三万,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再回到《儒林外史》,里面有一个读书人匡超人,编“高考复习资料”,花一个礼拜,得银十数两;替人假造公府文书,一次得酬金二十两;后来胆子更大,进考场代人考试(即做“枪手”),一次得“笔资”二百两(第125-134页),后来事虽败露,他却先得风声,混到京师依旧逍遥。


从《儒林外史》的这些有关材料看,在封建社会,知识分子(包括教师)提高待遇的途径似乎只有两条,一曰“爬”,死心塌地走科举这路,如虞博士(后来的周进做了“教育部”大员,比他更风光),一曰“混”,如匡超人之流。明白了这个道理,了解了几千年来丑陋之事实,可悟拨乱反正之不易。


解放后我们已经做了很大努力,但无庸讳言,现状不是太令人满意(报刊已多披露),1994年在改变待遇方面迈了一大步,出台了《教师法》。写到这里,忽然想到《瞭望》1993年第11期所刊的中科院学部委员王选先生的一段话,他说:“有一句话说,中国知识分子‘物美价廉’,这是事实。但如果长期‘价廉’下去,‘物’就会不‘美’了。……为什么大量人才往外资企业跑?在那里虽然是雇工,可拿的钱多呀。”看来,有关方面还应更进一步加强紧迫感。


 


19944


【附记:教师节快到了,发旧文一篇。】

读书至乐记

读书至乐记


(打油体韵文)


 


闲居足以养老,至乐莫如读书。


——同里退思园楹联


 


笨鸟平生别无所长,从小爱读书可算是唯一好习惯,虽然至今也没读出啥名堂。


笨鸟四年级时鼻架一副四百度近视眼镜竟成花街小学一大景观——全校学生,仅此一人,故引来好奇的眼光。六七十年代的中国确实没有应试教育,所以诞生一位高度近视的小学生的确也难。可惜笨鸟并非饱览群书致使双眼伤残,老实讲,纯属用眼不当。盖小时候家境一般,晚上九点父母坚决关灯,黑你没商量。笨鸟伤心之余狗急跳墙,自备小电筒偷偷地在被窝里把闲书翻翻。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真是无师自通,自古而然。待到笨鸟近视加散光,父母悔得肠子抽筋,顿足扼腕。


每逢过年过节,家里人来人往;笨鸟上了中学,难免对此嫌烦。爬上小阁楼,再抽去竹楼梯,笨鸟自去书海徜徉。其实还是去看课外书没想到后来竟传为美谈。长辈们教育我那十几号姨表姊妹口吻基本同样:你笨鸟哥哥小时侯读书如此这般,他能考上大学决非偶然。笨鸟心里叫声惭愧还得装出成功人士的人模狗样,如果说出真相肯定有损长辈的用意和形象。


读书的最佳姿势笨鸟认为是躺,古人所谓卧游说的就是这个情况。读书的另一乐趣是边吃边看,苏轼以汉书下酒并非今古奇观。笨鸟婚后常趁老婆出差即购啤酒两瓶猪头肉一碗,左手持书右手持杯享受幸福时光。可怜那司马迁忧国忧民经常废书而叹,谁料想我笨鸟酒足肉饱废书就躺。


买书的最大乐趣是在特价书店旧书摊东走西逛(新华书店经理看到这里恐怕恨得牙痒),精装本、豪华版笨鸟囊中羞涩基本没有购买欲望。淘到一本好书真如见到“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必言传。


丰子恺曰:人的生活有物质、精神和宗教三个世界。笨鸟认为:读书也有职业(学业)需要、精神享受和最高达到菩提萨的三个境界。若问笨鸟对读书有何期待,笨鸟曰: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读书你有功利我无目的不必相互妨碍。可叹如今许多父母对子女读书是“把我世界强加给你”,给的都是没商量的爱。


“胸无尘滓心能静,腹有诗书气自华”。笨鸟最后以此作真情告白:读书理想境界——宁静以致和谐。


 

井蛙、螃蟹、老和尚

“井蛙之见”,喻人孤陋寡闻,见识短浅,人皆熟知。


“井蛙之见”固为不足,但尚不至于造成大害,如果像下面这则寓言中“见识深刻“的老井蛙,则恐怕要误人子弟,谬种流传:


老井蛙临终,诫小井蛙曰:“余浑噩一生,暮年始醒,井外有天,天大焉哉!由此推之,井外之万物大焉哉!井外之蛙亦大焉哉!大则霸,霸则狠,狠则毒。尔等出井,必遭荼毒。万勿出井!万勿出井!”


(戴逸如《启锁斋笑林》)


老井蛙“舐犊情深”,故而临终谆谆教诲,“其情可感”,然而这种教诲只会使小井蛙在肤浅之外,更增偏颇。


由老井蛙又想到鲁迅笔下的老螃蟹。老螃蟹教育小螃蟹要好好走路,不要再“横行”了——因为那样走路太难看!小螃蟹们说:你老人家走几步路给我们看看。老螃蟹“八”字步迈开,依旧是“眼前道路无经纬”,横行如故。


行文至此,不能不提到那位老和尚了,就是那位在“小和尚下山去化斋”时,告诉他“山下的女人是老虎”的高僧。佛教有教规,佛门有戒律,老和尚完全可以用某种适当方式和语言教育小和尚“人欲”之危害,戒欲之“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为什么要骗人呢?人是那么好骗的吗?尤其是个别老和尚背地里自己搂着“老虎”修行,不觉得对不起佛祖吗?


老井蛙知道天大,本是进步,却浅尝辄止,不再作调查研究,只凭臆测,实囿于思维定势。


老螃蟹有爱美之心,知“横行”不雅,本来已是难能可贵了,却违背自然规律,有悖自身条件,岂能不误?


老和尚属“高级灵长类动物”,因此情况比较复杂:有的是真心维护教义的(当然也是虔诚的佛门弟子),有的恐怕自己早就不相信“那一套”了,但毕竟还担任着“住持”的工作或拥有“长老”的职衔……总之,不易断言。


我想,小井蛙们应学“小马过河”中的小马,大胆地跳出井来看看;小螃蟹们则依旧走自己的路吧,只要合理,何必失去自己的特色;至于小和尚们恐怕不用我说什么了,他们早已心知肚明:第一,女人不是老虎或者说女人是可爱的老虎;第二,教规戒律之类都是人制订的,自然可以变革,起码,要咱遵守的,老和尚首先得遵守。


 

送花人手有余香

“送花人手有余香”。从一位学生的习作中,我知道了这一句西谚。


1985年夏,我刚执教不满一年,一天,读到学生史琴的课外练笔《我爱绿》。文笔清丽,又有童趣,但总觉缺少一点什么。描写上如何更趋灵动,立意上如何更加深化——但又不是越俎代庖呢——我思索着。这种想法在头脑中盘旋了几天之后,忽然有了主意。


那天,我把史琴叫到办公室,先当面肯定作文写得不错,又表达了希望修改得更好的意思。说着,我拿出特地从校图书馆刚借来的《中国现代散文选》和《外国短篇小说选》这两本书递给她:“这两本书里分别有朱自清先生的散文《绿》和美国著名小说家欧·享利的小说《最后一片叶子》,都是名作,好好体会一下,然后再考虑怎么修改你的这篇文章。”我用目光和语气表达了我的期待:“你一定会使它更加完美。”


后来,修改过的《我爱绿》发表于《作文通讯》(1986年第3期)。


这件事一直难忘,倒不完全是因为《作文通讯》本是全国十三所重点中学的苑囿,当时刚刚开辟不久的“兄弟学校作文选”专栏刊发了我的学生的习作,而是这件事给了我一些启示,一些超越作文指导以外的东西……


我本来是可以直截了当地指出学生史琴这篇习作的不足之处的——她的文章描绘和讴歌了大自然的绿,然后笔锋一转,“我一向不喜欢画家调色板上的绿,认为它是毫无生气的”。——这是不是在肯定自然美的同时否定了艺术美呢?


但我没有这么做。我不想用说教代替学生的领悟。怎么办呢?我忽然想到欧·享利笔下那个患了重病的善良老画家,他在风雨之夜完成一幅绿叶的杰作并把它牢牢粘在长春藤上,激励起另一位患者战胜病魔的勇气……画家笔下的绿同样值得赞美!因此当我把《最后一片叶子》这篇小说送给学生阅读时,实际上就导引了学生情思的流向,暗示了深化立意的途径。果然,聪颖的史琴在修改《我爱绿》时,引述了欧·享利的这个动人故事后,重写结尾:


我一向不喜欢画家调色板上的绿以,认为那是没有生气的。自从看了这篇小说后,我觉得自己错了。因为琼西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绿叶,而是一位老画家知道琼西的病情和想法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画了一片绿叶牢固地粘在长春藤上。老画家自己也是一个肺炎患者,回来后不久就死了。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完成一幅绿叶的杰作,能说它没有生命力吗?


我爱大自然生机勃勃的绿,更爱那位老画家默默地贡献自己的“绿”的精神。


诚然,作为一位刚上初二的小同学,她的语言和手法都显得稚嫩,但毕竟她对绿、对人性之美的认识是提高了……得到的,也许不仅是一篇习作的发表。


这件事使我悟到了一点作文指导的艺术。后来的教学中,当我发现有值得修改的习作时,我或者提供可供参考的资料,或者和学生一起探讨几种思路……总之,尽量不直接告诉他们一个结果,不代替他们自己的劳动,不好心地抹煞他们发现的乐趣……


这此材料,这些思想,负载着我的知识、我的劳动、我的情意,我把它当作美丽的花送给学生,让他们去结美丽的果。也许我本可以用它充实、装扮自己的文章,现在似乎失去了它,但我依然快乐——因为,学生的进步和成功给了我温馨和芬芳的感受。


“送花人手有余香”,一句富有情味和意味的诗,相信读到的人都有自己美丽的联想、美好的理解,而我喜爱这句话是它说出了我作为一名教师的心情。


我期待着馥郁的“余香”越来越浓……

新亚书院修身记


2007年暑假,我有幸参加了在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举办的第七届中华传统文化研修班学习。这届研修班研修的主题是“《论语》和修身”。来自大陆二十多个省市和港澳台的教师四十多人参加了研修。


新亚书院的创办人是国学大师钱穆先生,钱穆先生的遗孀胡美琦女士出席了开幕式。胡女士在开幕式上说台湾现在也是世风日下,青年人说我喜欢我就去做。那么你喜欢杀人也能做吗?她用了“沉沦”一词来形容世道人心,希望教师首先要加强学习并践行儒家修身文化。胡女士主张业余时间要像孔子那样“游于艺”,培养高雅的生活情趣;她还介绍了钱穆先生创办新亚之初就请昆曲表演家和国画家到学校执教的往事。


其后为合影和在校园参观。我拍了一些校园照片。学校食堂和学生宿舍等公共场所都有开放式报刊架提供免费取阅的报刊;还有电脑手触屏,可以随时了解学校各种信息;傍晚还看到有武术教师教一帮少年修习中华武术;我们就住在学生宿舍,晚上读了一些钱穆先生有关创办和回忆新亚书院的文章。很敬佩其人甚有奋斗精神,然而无美国雅礼、哈佛、耶鲁等教育机构和友人的资助,书院也不能走出办学的困境而后迅速发展。


几天的研修,从内容到形式都可以用“丰富”一词来形容,我在有形的学习和无形的学习(耳闻目睹)中都感觉自己时时处在“修身”的补课里。


研修班有专家的报告,有昆曲表演和欣赏指导,有晚上的分组交流等,最后还有自我总结和联欢会。


每场报告会除听讲外都安排自由提问答疑时间,这在内地是不多见的。香港乐善堂余近卿中学徐蒋凤校长在作《品德培育及中华文化熏陶》报告时介绍学校的校训是“仁、爱、勤、诚”,我以为这几个字都体现了“修身”。她还说了一件事。她到任校长后巡视学校,发现厕所是蹲式的,就问:这样小孩子方便吗?有人答曰:本来为坐式,但是工友打扫起来不方便,所以改成蹲式了。徐蒋凤校长就问:我们办学是为什么人的,是为方便自己管理还是为了有利学生?后来又全部改成坐式。我不禁联想到中文大学校园内甚至还有容许学生烧烤的地方(规定了时间和安全要求),并不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而取缔;另外中文大学是依山而建的,校园内每一处可能滑坡的山坡都有围护栏和提醒行人注意的标记,还有联系电话、编号等,这样什么地方出事就方便及时报告并且不存在说不清楚的问题。细微之处可见什么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在分组交流时,北京汇佳、陕西师大附中等学校介绍了成立国学社以及开展活动的情况。台湾某教会女子学校丛美龄老师讲了两点印象比较深。一是台湾高中的文言文教材就是四书,一年读《论语》,一年读《孟子》,最后一年读《大学》《中庸》;二是寓教育于活动中。比如爱心捐款,学校要求并组织学生参加社会实践,用自己社会实践得来的钱捐款而不是拿父母的钱来捐款。


参加研修班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说实话,在“修身”和礼仪方面我是不如香港的大、中学生的。


研修班报告的司仪和会场服务者都是中文大学和新亚中学的学生。在会场上他们除了服务也听报告,听的时候,站立者双手背后站立不动;坐者则双手放在膝前保持坐姿。每场报告后皆向报告人致送小礼品,很有人情味。分别前一天晚上的联欢会上,个个能歌善舞,没有怯场的。第二天上午送别时,学生在校门口先下车,然后我们再继续乘车到口岸。透过玻璃窗,我注意到香港的学生并不是下车后招招手转身就走,而是目送汽车开走几十米后方转身离开。修身贵在平时的养成教育,我们做得是不够的。


研修班上,钱穆先生的公子、北京大学钱逊教授对“见义勇为”作了自己的解读,他说,孔子在《论语·为政》里说的“见义不为,无勇也”并不专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类,凡是克服心理障碍、世俗偏见等去做有益的事都是见义勇为,比如公交车上让座、比如戒烟等等。这让我汗颜。中文大学全校禁烟,的确没有看到一个师生抽烟,而我则在厕所里偷偷抽过。修身真是个知易行难的事啊。


乾隆年间,岳麓书院山长为书院撰写一副对联以励志修身,就把它作为今后继续努力的座右铭吧:


是非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得失安之于数,陟岳麓峰头,朗月清风,太极悠然可会;


君亲恩何以酬,民物命何以立,圣贤道何以传,登赫曦台上,衡云湘水,斯文定有攸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