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教师的待遇

清代教师的待遇


                               ——读《儒林外史》小札


教师待遇低,似乎是一个历史问题。“家有隔夜粮,不做孩子王”这句俗语出自何时,何处,笔者不知,但肯定“历史悠久”。解放前重庆某晚报有一首打油诗写教师之困窘颇传神:


一身平价布,两袖粉笔灰。


三餐吃不饱,四季常皱眉。


五更就起床,六堂要你吹。


七天一星期,八方逛几回?


九天不发饷,十家皆断炊。


近日闲翻《儒林外史》,发现其中对“教师待遇问题”有多处涉及,《儒林外史》虽是小说,但相信既以“史”号书名,大抵不脱那个时代之真实,故不妨介绍几个数据。


未进学前的周进,在薛家集教书,每年馆金十二两银子,但第一个月的“贽见”,合拢了不够一个月饭食费(《儒林外史》第11-1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下不注出处者,均引自该书)。


又一位虞博士,因为“进了学”(即考取秀才),再做教师“档次”高一点,每年三十两银子(第244页)。


但是如果富贵人家子弟“进了学”,则给教师的奖金还算不菲(与“工资”相比),韦四太爷教的一个学生中了秀才,家长一次谢了他二十四两银子(第228页)。


以上是“中小教师”的情况,再来看看与“文化教育事业”有关的其他方面情况。


同样是这个虞博士,搞“第二职业”,带着罗盘替一个郑某人看葬坟风水,一次即得酬金十二两银子(第244页)。郑某看来是个“大款”。如今手相、占卜、八卦之类皆是需振兴之传统文化,虞博士生于今日,或许转行?


但是虞博士仍然于教书之余钻研“学问”,苦读至五十岁高中进士,只因太老实,履历表上如实填写岁数(别人六十岁却不写“实在年纪”),天子嫌老,翰林未做成,补为南京国子监博士(可算大学教师)。饶是如此,风光大胜从前:


——为人写一篇碑文可得礼银百两,转以八十两托杜少卿代作,尚是人情(第247页);


——赏管家一个使女,身价银十两一分不要(同页);


——一个表侄来求赞助,想租房子,一次给了二十两银子(第248页)……


看来古代大学教师待遇不低,且据汪曾祺先生《国子监》一文(文载汪先生自选集,漓江出版社)介绍,清代国子监祭酒(大学校长)一年俸银一千二百六十两,但每年卖大学文凭(国子监“监照”)学校可收入十四万两,校长个人所得五千两左右(远胜“基本工资”矣),连“工友”得此项“创收”,也接近一年三百两。汪先生们算了一下,每年不经过入学和考试只花钱买证书的人约有八十二、三万,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再回到《儒林外史》,里面有一个读书人匡超人,编“高考复习资料”,花一个礼拜,得银十数两;替人假造公府文书,一次得酬金二十两;后来胆子更大,进考场代人考试(即做“枪手”),一次得“笔资”二百两(第125-134页),后来事虽败露,他却先得风声,混到京师依旧逍遥。


从《儒林外史》的这些有关材料看,在封建社会,知识分子(包括教师)提高待遇的途径似乎只有两条,一曰“爬”,死心塌地走科举这路,如虞博士(后来的周进做了“教育部”大员,比他更风光),一曰“混”,如匡超人之流。明白了这个道理,了解了几千年来丑陋之事实,可悟拨乱反正之不易。


解放后我们已经做了很大努力,但无庸讳言,现状不是太令人满意(报刊已多披露),1994年在改变待遇方面迈了一大步,出台了《教师法》。写到这里,忽然想到《瞭望》1993年第11期所刊的中科院学部委员王选先生的一段话,他说:“有一句话说,中国知识分子‘物美价廉’,这是事实。但如果长期‘价廉’下去,‘物’就会不‘美’了。……为什么大量人才往外资企业跑?在那里虽然是雇工,可拿的钱多呀。”看来,有关方面还应更进一步加强紧迫感。


 


19944


【附记:教师节快到了,发旧文一篇。】

《清代教师的待遇》有4个想法

  1. 客观地说,20多年来,教师待遇比以前提高了,但是教师队伍的质量和教师的敬业精神是不是也提高了,难说。可见,钱不是万能的。教师节就要到了,提前祝各位同行快乐!

  2. 恭读此文,余有感焉:如先生言:“知识分子(包括教师)提高待遇的途径似乎只有两条,一曰‘爬’,一曰‘混’”封建社会如此,今者亦然:本地某中学,教师给学生补课,一暑假或可置一台小车,或可购一套商品房···
    [quote][b]以下为唐俊的回复:[/b]
    谢谢吴老师关注。目前教师中有些人的确物质至上。人与人境界不同,各行业大概皆如此。[/quote]

  3.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又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