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文教育观

我的教育观:education——爱迪又开心

 

在班级留言簿上,有弟子问老唐什么是“教育”,老唐无法回答。后来从英语单词education的发音中老唐忽然得到灵感,是的,教育就是“爱迪又开心”。

教育首先就是爱学生,再就是教学生爱,爱自己,爱自己的祖国,爱人类,还有爱动物、爱环境……总之,就是博爱。

迪,就是启发学生的心智,在做人和求知方面给学生以启迪。听说有老外到中国听一节课,中国的教师精心准备,上课时学生对答如流。中国陪同听课的领导很满意,以为老外也一定会竖大拇指。结果老外说,学生什么都会了,这堂课还有必要上吗?

有的教师不能容忍学生犯错误。其实学生不犯错误才不正常。学生的言行一点错误都没有,还需要教师吗?

如果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那么开心就是最佳的教育氛围。教师在引导学生求知的过程中让学生感到快乐,这个境界很难达到,但要追求之。

所以,教育就是“爱迪又开心”,虽然这并非教育的全部内涵。

 

我的语文观——语文有三性

 

二十世纪以前中国古代教育的历史在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语文教育的历史。二十世纪初,语文单独设科之后则开始了现代语文教育的历程,迄今已达百年。百年以来,对语文学科的性质一直存在争论。二十一世纪初颁布的九年义务阶段《语文课程标准》对语文课程性质和地位的阐述可以视作对百年争论的总结:

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语文课程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质的形成与发展。语文素养是学生学好其他课程的基础,也是学生全面和终生发展的基础。语文课程的多重功能和奠基作用,决定了它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重要地位。

由此可见,语文学科的基本属性是工具性和人文性。语文教师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应当统一。与其他学科相比,语文学科还有什么别的特点呢?择要而言,是民族性。

汉语卓然自立于世界民族语言之林,作为意音系统文字,汉语言文字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张志公先生早在四十多年前即指出:

进行语文教育,教学生识字,读书,作文,有两个重要之点:一是要符合本国语言文字的特点,一是要符合儿童和青少年学习本国语言文字的规律。

志公先生反复强调“本国语言文字”的特点和学习规律,意在突出语文教学的民族性。可惜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我们对此重视不够。语文教学效率不高,与此是有关系的。

从能力角度言之,所谓“语文”就是语言表达能力加文章阅读能力,前者包括说和写的能力,后者包括听和读的能力。

语言是交际工具,非勤练无以形成运用之技能;文章乃文化载体,唯博览有助提高人文之修养。所以语文教学的任务就是在听说读写的操作实践中提高学生的运用交际工具的能力,提高学生的人文修养。所谓“语文素养”其基本内涵大致如斯。

 

我的课堂观

 

我对课堂的基本看法——课堂是训练场,想学会游泳就必须带学生下水。课堂是竞技场,学生怕考试,那就少考试多竞赛。课堂是游乐场,古人云阅读是卧游,如果能设计活动让学生坐游、神游,岂不美哉?

课堂不是饲养场,有人却在一味填鸭。课堂不是手术室,有人却在繁琐分析,把课文欣赏变成尸体解剖。课堂更不是屠宰场,有人却在浪费学生的时间,而“浪费别人的时间无异于图财害命”。

训练、竞技、游乐,核心是活动。能力在活动中发展,才华在活动中展现,创造的火花在活动中闪烁。

趴在地上,虽然永远不会摔交,但也永远不会前进。让学生站起来,开步走,这就是真正的课堂。